好看小说吧 > 科幻未来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1105、狗贼
    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是朱元章几人始料未及的。

    一个月前,他们自和州出发奔赴西域,来时意气风发,做着收编五行旗,折服天地风雷四部,并尽量收编教中高手异人为己所用的美梦。

    这一路行来舟车劳顿不说,和峨眉派一路斗争厮杀,其中凶险也不必去提,他们都能承受,因为他们不惧挫折艰辛,只要能看到希望。

    可现在……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苏乙,让他们的美梦变成了噩梦。

    他们的计划还没开始实施,便迎来最致命的意外。

    徐达,是朱元章最看重的将帅之才,他视其为自己的长城!

    花云,勇武过人,忠义无双,朱元章常赞他是自己的张翼德。

    还有吴帧,他虽智不及徐达,勇不及花云,但却是自己麾下最勤恳稳当的人,任何事情只要要给他,他总是能让人放心。

    朱元章宁愿放弃三万兵马,也不愿意放弃这三个人!

    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放弃这三人!

    因为他不能留在苏乙身边为仆一年!

    他不在乎虚名,也不介意忍辱负重,但一年之后,他的军队,还是他的军队吗?

    在和州他的地盘上,东边有张士诚虎视眈眈,西边有徐寿辉跃跃欲动,就算是他所依靠地小明王也对他甚为忌惮,一心想要削弱他的权利。

    如果他被迫留在这里一年,就算苏乙守约,一年后等他恢复自由,早已物是人非了!

    他这数年来拼命打拼出来的一切,就全没了!

    因此朱元章怎能留下?怎愿留下?

    他绝不甘心自己的未来刚开始有点起色,就戛然而止。

    好在他平日里为人义气,威望颇高,关键时刻,吴帧、花云还有徐达,都愿为他甘心赴死。

    只是朱元章的心仍在滴血。

    他心中的恨意滔天,恨不得将苏乙食肉寝皮!

    他从未如此痛恨一个人!

    但他只能忍受。

    甚至他表面上没有表露出丝毫对苏乙的恨意。

    听得徐达愿意留下,他虎目含泪,握着徐达久久不能自已。

    “苏大侠,我们兄弟三人已依约留下,可以放朱大哥他们走了吗?”徐达转过头,语气平澹问苏乙道。

    “当然可以,”苏乙笑了笑,“只要该留的人留下,剩下的人随时可以走。”

    徐达道:“苏大侠一言九鼎,在下佩服。”

    嘴里说着佩服,但听他的语气可没有半点佩服的意思。

    “朱大哥,你们走吧!”徐达看着朱元章,“若是等峨眉派的人也赶来,只怕又要再生变故。”

    朱元章深吸一口气,看向苏乙:“苏大侠,事已至此,本不必再多说,不过朱某能否最后再替我这三位兄弟讨个饶?只要你愿饶他们的性命,他日我朱元章必结草衔环报答你今日大恩大德!”

    苏乙悠然道:“临别之际,我送你一句忠告。”

    却是根本不接朱元章的话。

    朱元章眼神微微暗澹,就听苏乙接着道:“江湖人讲求快意恩仇,实力为尊。管你诸多算计,我自一刀斩之!武林中的规矩,就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江湖不适合你,你的战场不在这里。”

    朱元章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他出身布衣,以微末身份一步步走到今天,在各路义军和蒙元大军之间周旋转战,游刃有余。

    他虽从不自大,但却也认为自己是当世豪杰,胸中亦有凌云之志,傲视群雄。

    在尔虞我诈的权力场,在金戈铁马的战场,朱元章从来都是主导者,是棋手。

    可一旦入了江湖,以他们这群人低微的武功和地位,他们处处受制,步步危机,的确如同给自己套上了一副枷锁。

    他最大的优势,根本没有机会发挥出来。

    就比如现在,任他舌灿莲花,苏乙都油盐不进;任他机智多谋,但在苏乙绝对的实力之下,他根本什么手段都用不了。

    要么妥协,要么死,留给他的根本没有第三条路。

    朱元章看着苏乙,突然一抱拳,深深一躬。

    谢谢你,我的敌人!

    这是我一生中重要的一课。

    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会记住你,玉面飞龙苏乙!

    朱元章再没有说一句话,转身向外走去。

    邓俞面色复杂看了看徐达等三人,嘴唇蠕动,最终却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深深一躬,然后就脚步匆匆转身追上朱元章,随他离去。

    苏乙目送他们走远,幽幽叹了口气道:“这个叫邓俞的,只怕活不了多久了。”

    “狗贼!你想做什么!莫非要出尔反尔?”花云闻言勃然大怒,忍不住大声呵斥道。

    苏乙笑了笑,对他骂自己也不以为意,而是转头看向徐达,饶有兴致上下打量着他。

    徐达刚开始还没说话,被苏乙看得久了就有些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道:“你就不怕朱大哥下令万箭齐发,把你射死在这里?”

    “他不敢。”苏乙笑了笑,语气十分笃定。

    像是朱元章这种人,同一个坑里基本不可能掉下来两次。

    若非有万全把握,岂他敢再冒险出手?

    苏乙根本不阻止他走,也不管外面的一百多号弓弩齐全的士卒,一副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哪怕苏乙摆的是空城计,朱元章宁愿错失这次机会,也不会再鲁莽行事。

    事实上朱元章出了院子后,就下令手下捡起自己的武器,然后背着被点穴的汤和,率队飞快撤离这座集市。

    走得非常干脆果决。

    徐达没有反驳,倒是花云忍不住再次开口:“狗贼,我朱大哥何等英雄好汉?他迟早会回来找你算账,今日之辱,必百倍偿还!”

    “这话我信。”苏乙点点头,居然没有反驳,“从见他第一面我就看出来了,你这个朱大哥是个不甘人下的野心勃勃之辈。他明明武功低微,却对江湖没有敬畏,哪怕是武林高手,在他眼里就如同狮虎勐兽,要么为他驯服,要么被他杀死。”

    苏乙想了想之前跟朱元章见面的场景,忍不住叹道:“我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居然想要收服我为人所用的人了。”

    徐达眼中露出惊疑之色,忍不住问道:“苏大侠,你既然知道朱元章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他志不在江湖,你又何必与他为难,乃至敌对呢?”

    他才不信苏乙真是为了那个被尖杀的峨眉女弟子主持公道才坚持这么做。

    如果他真要这么做,从一开始就会提出来,而不是对峙到中途才提起此事,说要“替天行道”。

    在他看来,这只是苏乙向朱元章发难的借口,或者说是顺水推舟,借题发挥而已。

    他更不信苏乙是为了“报复”才这么做,他们的确先对苏乙下手,但下手失败,苏乙也没什么损伤。

    如果苏乙真的气不过,要么杀回来,要么要补偿,根本没必要让人跟着他为奴为婢,他这个要求明显是别有意图。

    所以徐达很想不通,苏乙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是故意的!”

    与此同时,朱元章已经带着人撤出集市,一行人赶至集市不远处的沙丘上,俯瞰下方。

    朱元章遥望集市,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道。

    “故意的?”邓俞有些没明白朱元章的意思。

    “这个苏乙乃野心勃勃之辈!他想折服我,或是杀了我!”朱元章恨声说道,“此人刚开始明显对我抱有善意,但突然就态度大改,我能感觉到,他视我为威胁!”

    “他是故意如此,故意要为难咱们!”朱元章咬牙继续说道,“他本想留住我,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或者说他有些举棋不定,模棱两可!”

    “也正是他纠结于此,我们才能壮士断腕逃出来……否则,以这妖人的武功,只怕我们今日都难幸免!”

    “苏乙,你今日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放我离开!朱元章今日对天发誓,今日之辱,他日必当百倍偿还!”

    “可惜,可怜我的徐兄弟他们……”

    邓俞沉默不语,他不觉得朱元章说得有道理,甚至觉得朱元章是被气湖涂了。

    今天的事情太简单了,就是他们一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上,碰到了一个性情古怪的武林高手。

    “朱大哥,徐兄弟他们……还有救吗?”邓俞语气低沉地问道。

    朱元章没有回答,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突然下令道:“告诉兄弟们,先修整片刻,然后急行军一路不停,直奔光明顶!”

    顿了顿,他拍拍邓俞的肩膀,叹了口气道:“我有感觉,苏乙应该不会杀徐兄弟他们。这个人绝不简单,目的也绝不单纯!他至少有一件事说得没错,江湖事,江湖了。徐兄弟他们能不能脱离苦海,就看光明顶尚的那些教中高手们,能不能敌得过这个苏乙了。”

    “好,朱大哥,我这就吩咐下去!”邓俞抱拳领命,转身去传令了。

    朱元章看着邓俞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还记得这个人之前的犹豫,他也看到了自己“不义”的一面……

    若是能救回徐达他们一切都好说,若是救不会……

    那么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和整个过程,就不该再有人知晓。

    客栈中,苏乙再次解开了花云的穴道,不过却点住了吴帧的穴道,让苏奴儿把他带下去。

    他在柜台上找了一坛酒,示意徐达和花云坐下,倒了三碗酒。

    徐达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豁达,但是花云却很焦躁,眼见苏乙倒酒,眼一瞪立刻又开骂:“狗贼!别想收买我们!”

    苏乙笑了笑,问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收买你?”

    “朱大哥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花云瞪眼叫道,“我们打不过你,现在还被你留下抵命,你明明一刀就能杀了我们,现在却请我们喝酒,你不是想收买我们,还能安什么好心?狗贼!你休要痴心妄想,我花云宁死也不屈服于你!”

    “我听明白了。”苏乙点点头,看着他道,“你现在一心只求速死,以全忠义。哪怕是我让你活,你也不想活了,是不是?”

    “没错!”花云冷笑,却一挺胸膛,“我既然主动留下来,就没打算活下去!”

    “好汉子!”苏乙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忠义无双的汉子!”

    “少假惺惺的!”花云冷笑连连,“今日你就算说破大天,也休想我给你一句好话!狗贼!速速杀了我!否则我就一直骂你!你若是自甘下贱想听我骂你,你就让我活着!”

    “杀人不过头点地。”苏乙依然不气不闹,微微一笑, 气定神游,“其实杀你也不过是一刀的事情,你既一心求死,我也没必要让你活着,正所谓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不过你一口一个狗贼骂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狗贼!爷爷死都不怕,你能奈我何?”花云瞪眼骂道。

    “你呀,还是太年轻,不懂这人心险恶。”苏乙啧啧摇头,“这世上比死可怕的事情太多了。你以为报复一个人就只有杀死他一种办法?”

    “大不了便是折磨我,你尽管动手,爷爷要是求饶一句,便不算好汉!狗贼!”花云冷笑不屑,末了还不忘再骂一句。

    苏乙笑眯眯道:“好好好,我也不希望你求饶,不然就太没意思了。咱们慢慢来,不着急。我先把你给扇了,然后给你穿上花裙子,抹上胭脂水粉,带着你四处去拜访各门各派的英雄豪杰,让世人都重新认识认识你。”

    “……”花云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神露出无比震怖的神色,指着苏乙嘴唇哆嗦:“你、你敢!狗贼,我宁死也不受此屈辱!”

    “那就由不得你了!”苏乙笑呵呵道,“在我面前,你想死都难,我点住你的穴道,让你动弹不得,再让人每天给你喂饭,不让你死了。我让你就这般活着,还让你长命百岁。”

    想了想,苏乙看着他认真问道:“对了,到时候要不要给你找个混家,娶你过门去给人家当新媳妇?”

    “你、你这狗贼!”花云浑身哆嗦,满脸惊恐。

    加入书签(记住本站网址:www.hkxs8.com)